葉落花謝 梓樹茗香

關於部落格
這裡是葉梓的部落格
歡迎各位隨時來踩踩踏踏
雖然沒有高級餅乾和香純花茶做陪
但這裡有葉梓努力耕耘的痕跡
聊天談心皆可
葉梓會感謝你的到來--
  • 1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碎明教的星辰騎士1

1.
    「說還是不說?」黑髮黑眼的審判騎士冷聲道,我讓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不語。
    我的身體因為拷問而正滴滴的滲出鮮血,儘管有太陽騎士在旁邊,不過審判騎士不准他對我使出治癒術。
    唉,也真是難為他們了。明明太陽騎士一臉就是想把我打死的樣子;審判騎士一臉不忍的樣子,卻還是裝成他們與之不合的形象。
    「再下去就快死了,審判長……」最後是綠葉騎士替我求情,我看了一下他,突然忍不住笑了起來,看來是真正的好人。
    「妳笑什麼?」一個凌厲的眼神掃過來。我笑的咳了出來,我家長官的眼神都比你這個明明溫柔卻裝凶狠的笨蛋好。
    我搖頭,還是不說話。旁邊的其他十二聖騎士發急了,尤其是剛剛說話的綠葉騎士。
    「對於想謀殺審判騎士的罪行妳有什麼話要說?」他又問了一次。
    噢,你們煩不煩?
    我繼續面帶微笑的搖頭,抬頭朝他們戲謔一笑。
    啪一聲,太陽騎士推開門離開刑求室,那聲破裂的聲音是鐵欄杆毀損的聲音。
    「妳快說話好不好,太陽生氣了啦。」顯然很怕太陽騎士的烈火騎士好言相勸著,而我無動於衷。
    「我們走。」生硬吐出一句話,審判騎士把鞭子扔回地上,頭也不回的離開刑求室。
    只有幾個騎士回頭看了我一眼,又把頭轉回去。
    室內回歸寂靜與黑暗。
    先確認周圍沒有其他魔法殘留,我喃喃念了一串話,我身邊的魔法波動發出藍紫色的光芒,接著我等到發出最耀眼的光那一刻說:「星辰之名回報,刺殺編號105,行動失敗。」
*
    「她到底要搞什麼?!」格里西亞憤怒的摔椅子,艾爾梅瑞端出的晚餐差點翻倒,好險奇克斯眼明手快的接住。
    「太陽……」艾爾梅瑞勸道,不過他勸的人完全不理他。
    「她有完沒完?一直感應到她有好幾天都在我們附近晃,反追蹤也沒痕跡,好討厭,今天她還差點攻擊到雷瑟!!要不是沒有殺意,我還真想先打死她再復活她問個清楚。」
    唉......他家上司就是這樣。艾爾梅瑞無奈嘆氣,不過也應該是每半年消耗暗屬性的時間要到了,所以最近很浮動。
    「也沒傷到我。」雷瑟說,其實他也只想搞清楚為什麼,那女孩—他只能這樣猜測她大概的年紀為什麼會有那麼厲害的劍術,還得靠羅蘭一起上來幫忙打架才能制伏。
    「重點不在這裡!!!」火氣湧上來,格里西亞連忙抓緊太陽神劍,把黑暗屬性硬壓下,「重點是她怎會想殺你!!
    審判騎士是很為人詬病他沒話說,但是,也不會有人會殺進聖殿裡索命吧?
    「好了,沒事。太陽你冷靜一點。」
    但是格里西亞怎麼能冷靜?他可是十二聖騎士之首,失去任何一個聖騎士都會將他逼到發瘋,何況還是不是朋友的好朋友被暗算。
    深吸一口氣,格里西亞扔下一句:「我累了。」就離開了。
    雷瑟見格里西亞離開後鬆了一口氣,然後對艾爾梅瑞說:「多出來的那一碗湯給那女孩。」
    帝摩斯疑惑歪頭,不是很明白為什麼要給敵人食物,不過主導權不是他,他只能靜觀其變。
    艾爾梅瑞照辦,伊希嵐隨後端上一些鹹麵包和艾爾梅瑞並肩走到牢房。
    「那女孩……不會怎麼樣吧?」艾爾梅瑞低低嘆息,問了個沒有答案的問題。
    「應該不會,她的刀甚至沒有拔出來。應該是不打算要殺人,這是個自殺任務。」伊希嵐回應道。
    他們又沉默。
 
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