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落花謝 梓樹茗香

關於部落格
這裡是葉梓的部落格
歡迎各位隨時來踩踩踏踏
雖然沒有高級餅乾和香純花茶做陪
但這裡有葉梓努力耕耘的痕跡
聊天談心皆可
葉梓會感謝你的到來--
  • 1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第四繼承者00

0.
一直以來總是在一起,
不管是在你受了傷還是哭泣了,
我一定會陪著你,
雖然你從來都不記得我。
吶!親愛的哥哥我只求這一次,
讓我幫助你。
BY褚冥沫(沫沫)

*
徐徐飄起的煙、若隱若現的火光,白髮女孩睜著接近透明那樣的藍的雙眼、雙手緊握著,如果不仔細看,就不會發現她和地上的男孩一樣──全身都是鮮血。
「嗚…….」沙啞的聲音打斷了女孩的眼中的茫然。
「哥、哥哥你還好嗎?」剛剛無神的眼色,在男孩甦醒過來的瞬間恢復了光采。
與女孩的反應相反的,男孩沒有女孩那樣喜悅的反應,「你是誰?」
女孩好像受傷一般,緊咬住雙唇,顫抖著、猶豫著要不要開口接發事實。
說與不說,似乎成了一個難解的謎。
女孩最後決定說出,她微張唇,「我是你的妹妹,你從來沒見過的妹妹。」
*
漾漾的臉上清楚寫著『我絕對不會相信我有一個妹妹』。
「如果你是我的妹妹,那麼我怎麼會不認識你?」儘管渾身浴血,漾漾還是一臉的不相信。
「哥哥是妖師的後代吧?繼承先天能力的。」
我在他的旁邊坐下 ,「是又怎麼樣?」為什麼還是那麼地怕我?明明我們的關係比冥玥姐還親。
「別碰我!!」出乎意料的,他把我的手揮掉,我才發現我不小心碰到了他的傷口。
「對不起……」我說著,沒有忽略他驚愕的表情。
不想嚇他,但是既然他當初用言靈將我即將魂飛魄散的靈魂劉在他的身體裡, 我是不是在現在要像以前守護我一樣守護他?
「我是繼承『愧疚』的第四繼承者」聽完我的解釋以後,哥哥才真的相信我就是他從不知道有過的妹妹。
「但是為什麼,繼承凡斯愧疚的人有這麼多,卻只有你活了下來?」漾漾問著。
「我剛剛說過了,我跟哥哥是雙胞胎,在我成為愧疚之繼承者時,哥哥也成為先天能力的繼承者,那時不知道為什麼哥哥使用言靈將我的靈魂強制留在哥哥的身體裡。我因此活了下來,不然每次哥哥你每次在生死關頭能活下來的原因是什麼?就是我的緣故,帶你一次一次的離開危險地帶。」從來不曾說過這一長串的言語,我停下來喘口氣。
「那……」漾漾猶豫說。 我默默凝視著漾漾。
幾年了?從當初我擁有自主意識以來過了幾年?我好想緊緊抱著他,和他述說我的感激。沒有他,我無法在現在和他說著這一切,我感覺到有雙溫暖的液體流過我冰冷靈體的雙頰,這就是快樂嗎?
「呃…那個…我該怎麼叫你?」
我抬頭一望,漾漾尷尬的模樣在我的視覺下顯得好笑,而我確實笑了出來。
「媽媽替我命過名,儘管我沒機會使用。」我對漾漾淺淺一笑,「褚冥沫,這就是我的名。」還有,終於我也能大聲喊出我的名字。
*
我只是用我在哥哥記憶中讀到的一些治療法術來醫治他,但成效不佳。
「沫沫,沒關係啦!至少現在不會滲血了…啊!!痛痛痛,沫沫你幹嘛啦?」
放下捏漾漾肩頸的手,我瞪著他說:「是病人就給我乖乖的,信不信我拿醫療班關冰炎學長的手段來關你?要是在給我砍木材之類的……你知道……」
漾漾只能拚命的點著頭,讓我無話可說。我努力忽略他腦中的自言自語,唉…….我總算知道為什麼冰炎學長會喜歡打他了。 在一個照顧他的立場上,如果一直聽見什麼沫沫好可怕、學長和沫沫原來是同一個等級的、沫沫也是火星人之類的,不打他也難。
「你在給我想東想西,我就馬上再讓你重傷。」 哥哥馬上乖乖地躺入我替他舖好的被褥,在他看不見的角度我輕嘆了一口氣。 接著手舉起並灑上一些藥材,讓哥哥陷入更深沉的靈魂沉睡。
 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